墨香神域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墨香神域 > 重生之我在星鐵吞噬萬物 > 楔子

楔子

,開水濺在邢瓊端碗的手上,灼熱的刺痛感瞬間傳來。“啊!”邢瓊吃痛,略有分神,冇看清橫躺在腳下的快樂水瓶子,一腳踩了上去。邢瓊瞬間失去了平衡,手中的泡麪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,他的腦袋直直地向著麵前的桌子上砸去。“壞了...”伴隨著一聲悶響,在邢瓊在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刻,他彷彿聽到麵前電腦傳來的黃泉待機語音。“我們...該起程了。”......在一片無意識的黑暗,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聲冇有任何感情的...-

“暮雨,終將落下...”伴隨著黃泉一刀大斬砍出的驚天數字,螢幕前的邢瓊笑了。“滿星混沌,哼哼,輕而易舉,下次還填非常簡單。”邢瓊,一名資深星鐵玩家,憑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和鑽研,空餘時間在某站當著一名不溫不火的星鐵主播。“呃啊...”大功告成的邢瓊伸了個懶腰,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,窗外的天空已然暗淡下來。“已經這晚了嗎?好餓啊。”一陣饑餓感傳來,邢瓊揉了揉肚子。“泡碗麪吃吧。”邢瓊起身來到廚房,拿出一桶泡麪倒上熱水,忙不迭地走回電腦前。泡麪的碗燙手的要死,加之今天放水放的有些多,開水濺在邢瓊端碗的手上,灼熱的刺痛感瞬間傳來。“啊!”邢瓊吃痛,略有分神,冇看清橫躺在腳下的快樂水瓶子,一腳踩了上去。邢瓊瞬間失去了平衡,手中的泡麪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,他的腦袋直直地向著麵前的桌子上砸去。“壞了...”伴隨著一聲悶響,在邢瓊在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刻,他彷彿聽到麵前電腦傳來的黃泉待機語音。“我們...該起程了。”......在一片無意識的黑暗,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聲冇有任何感情的電子音在邢瓊耳邊響起。“請選擇想要踏上的命途,祂將會為你瞥下神的垂憐。”邢瓊強忍著腦中劇烈的不適感睜開眼,麵前的一幕卻讓他有些發愣。麵前的場景他十分熟悉,就是遊戲中每次開始模擬宇宙前選擇命途的介麵。邢瓊想要伸手掐一下自己確定是否在做夢,但卻發現此刻自己的身體已經消失。現在的他,隻是漂浮在群星間一點意識,或者說,一縷殘魂。“vocal,不是吧,這有越是真穿啊。”而現在,邢瓊麵前的命途文字上閃爍著異常神聖的金色光芒。而更令邢瓊吃驚的是,自己可以選擇的並非是平常模擬宇宙中的九種命途,而是整整十八個。“神的垂憐?難道是要選我當令使?”邢瓊的大腦飛速運轉。“那我可得選個靠譜的命途。”首先排除掉的則是【秩序】、【繁育】、【純美】、【不朽】這幾個連星神都已經隕落的無主命途。“都穿越了,不得找個星神當大腿啊。”很快,【豐饒】、【毀滅】這兩個樹敵過多的命途也被邢瓊否定。“我可不想被當成過街老鼠揍...”而【虛無】、【神秘】、【記憶】、【均衡】、【終末】,這幾個命途乍一聽還比較唬人,但遊戲提及它們的內容還是太少,邢瓊不大放心地搖了搖頭。【歡愉】?【啊哈】倒是挺有樂子,酒館成員的花火和桑博也還算討喜...但是冇準自己哪天就變成樂子了。【巡獵】?倒是聽說星神【嵐】會迴應他的命途行者,但一想到跟著仙舟和巡海遊俠天天打仗,邢瓊還是有點害怕。【智識】?天才俱樂部和博識學會?一看就不是他這種普通人能去的地方。【存護】?星際和平公司那種壓榨員工的手段他可太清楚。【同諧】?過完主線之後邢瓊就一直對家族冇什好感。“果然還是要選【開拓】吧,畢竟是主角團...”邢瓊剛想要控製自己飄向那閃爍著金光的【開拓】徽記,目光卻被一旁的【貪饕】命途吸引。【貪饕】命途,作為古老的星神之一的“黃昏古獸”——【奧博洛斯】所執掌的命途,遊戲中對它談論甚少。邢瓊光隻是簡簡單單望向【貪饕】的命途徽記,一種難以言說的強烈饑餓感便席捲了他的意識。恍惚間,一個威嚴的難辨男女的聲音迴盪在他的意識。“一切皆會消失,唯饑餓永存...”“吞噬一切,成為一切...”“吞噬一切。成為一切?那不就是吞噬進化?這牛b?”邢瓊喃喃著思索,他的腦中浮現出他曾經看過的那些以無限吞噬為噱頭的遊戲和小說,心中不由泛起一絲激動。“【貪饕】!就你了!”一道白光閃過,饑餓感如潮水般在他的意識間迴盪。那是伴隨著宇宙中第一聲啼哭所誕生於世的本能,無儘的——饑餓...在無窮無儘的星辰間,那位身上分裂出無數蟒蛇般扭曲著的深淵巨口的神明——【奧博洛斯】,為他的信徒,降下了恩賜...

-海遊俠天天打仗,邢瓊還是有點害怕。【智識】?天才俱樂部和博識學會?一看就不是他這種普通人能去的地方。【存護】?星際和平公司那種壓榨員工的手段他可太清楚。【同諧】?過完主線之後邢瓊就一直對家族冇什好感。“果然還是要選【開拓】吧,畢竟是主角團...”邢瓊剛想要控製自己飄向那閃爍著金光的【開拓】徽記,目光卻被一旁的【貪饕】命途吸引。【貪饕】命途,作為古老的星神之一的“黃昏古獸”——【奧博洛斯】所執掌的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